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寂海之端

作品:《邪王难宠,医妃难逑

????,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寂海之端

????小舟如同一片树叶飘荡在茫茫无际的大海之中,官七画窝坐在船舱内,小心翼翼地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包袱中取出一幅外皮早已斑驳得不成样子的画卷。

????修长的指尖一寸一寸地摩擦过那粗糙的纸面,她痴痴地望着画上男子的面容,眼中噙着一抹希冀的光。

????这幅画,正是她跋山涉水却丝毫不觉疲累的原因。

????时间回到三个月前,在那云中寺的禅房,了尘和尚在她跟前将这画徐徐展开时,她的内心亦是震惊的。

????只因那画上所绘之人,眉眼熟悉,竟正是她心心念念的萧辰云。

????他是萧辰云,是她的丈夫,也是她的爱人。在他消失的五年,她无时不刻都在回忆着他的面容,所以她是绝对不可能将他认错的。

????她激动地向了尘询问这幅画的来历,然而了尘却道,这幅画来自寂海。

????寂海,是位于凤溪国西边的一处大海,传说这寂海无边,人一旦闯入寂海深处便会迷失方向最后渴死在深海里。

????两年前有入寂海寻药,历时一年零一百七十四天。最后那早已被判定死亡的人却在有一日奇迹般地归来了

????回到岸上之后他到处宣称自己渡过寂海曾登陆,到了一个如同蓬莱仙岛般的地方。而了尘和尚拿出来的这幅画,正是出自那人的手中。

????官七画迫不及待地想要见见那自寂海归来的人,想要亲自向他询问他到底是如何得到这幅画像的。

????可却被告知那人回来还没过十天,竟然十分不凑巧地出意外死了。如今那人早已被亲人下葬,别说活人了,连尸体她都见不着了。

????而这幅画,也正是在他死后被他的家人们认为是不祥之物拜到云中寺来,这才被了尘所得。

????了尘道自己前几年云游四方,曾在机缘巧合之时远远地见过凤溪国的帝后一次。是以,这才在见到这幅画时认出了这画上之人。

????他听说官七画正在四处寻找先帝萧辰云的踪迹,本想将这画呈给她,却一直苦于没有机会能够见到她。

????正在他为难之时,却未料到官七画居然在这个时候自己来到了云中寺,想来这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于是,这幅画辗转多人之手,最终还是出现在了官七画的眼前。

????以往这种以讹传讹的传言官七画自是不会相信,可如今瞧着那副酷似萧辰云的画,她却只犹豫了片刻便下定了要循着这幅画的线索去一探究竟的决心。

????她是如此的想念他,想到他有可能早已不在人世,便无数次地想了结自己去陪他。

????如今这幅突如其来的画像,就仿佛老天也在怜悯她一般,无形中给她指明了另外一条路。

????她想,也许寂海的另一端当真有个蓬莱仙岛,萧辰云并没有死,而是因为种种原因去到了那个地方。那么她要找到他,她一定会找到他

????如此,官七画终于放下了凤溪国羁绊着她的一切,只身踏上了寻找海上仙岛的旅程。

????坐在船尾遥望凤溪国的方向,唯一令她还放不下的只有她的孩儿萧瑾之。

????他是个那么懂事的孩子,她这次突然离去,他肯定也是无比的伤心。可天天看着与萧辰云长得如出一辙的他,对于她来说却更是一种折磨。

????五年的陪伴时光,已是她和这个自私的母亲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

????她也期盼着有朝一日能够再回凤溪,带回他的父亲,他们一家人自此团聚

????航行在海中日子并不美好,官七画也和其它出海寻药的人一样,遇到了狂风暴雨,历经过被鲨鱼袭击的困苦。

????但最令人难以忍受的还是她没有了淡水

????她想到这趟旅程可能会很长,于是在登船之时她几乎在船上每个角落都放满了水。中途还遇上几处小岛,她每次都会在有水的岛上将水补足。

????然而还是不够,在海上航行了快三个月,她终于还是走到了没有一滴水的困境当中。

????没有水,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抓住船桨一个劲地往前滑,最后脱水昏迷在船上。

????可无论经历了什么,她终究还是拖着一口气靠岸了。

????最终能够到达寂海之端的彼岸,官七画觉得这更像是一个就发生在她自己身上的奇迹。

????毕竟那时已经放弃了生的希望,奄奄一息地趴在船舱内,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她迷迷糊糊地睡着,周身灼热,喉咙里也干的像是堵上了一团火。她做起梦来,梦见自己平安地度过了寂海,梦见她终于找到了萧辰云,梦到他们一起回去见萧瑾之

????即便知道那是梦,神识迷蒙的她还是开心地翘起了嘴角。

????最终将官七画从自己想象的梦境里唤醒的是一口流到她嘴里的清水,灼热的舌尖一沾到那清水便活了起来。官七画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那里来的力气,如同初生婴儿一般吮吸了起来。

????那点水还带着海边特有的海腥味,可落在她的嘴里,却比这世间任何佳肴都美味。

????清凉的水湿润了官七画的唇瓣,顺着她的喉咙流入腹部滋润着她的五脏六腑,官七画慢慢地也对外界有了感知。

????她努力地想要睁开眼睛想要看看眼前在给她喂水的人是谁,可眼皮实在太重,她只感受到自己似乎被几双手一起搬了起来。

????不知被他们放到了什么地方,四周突然轻轻地摇晃了起来,官七画慢慢地又重新睡了过去。

????又在混沌中不知游离了多长时间,等官七画终于在一片嘈杂的声音中睁开眼睛来,却发现自己居然正被一群人给围着。

????这些人都做布衣打扮,有人手上还拿着鱼叉,有人身上还背着成捆成捆的渔网。若非这些人都长着陌生的脸,官七画险些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回到了之前那个渔村。

????许是见官七画醒过来了,方才还有些吵闹的人群顿时便安静了下来,其中一位有着一把花白胡子的老者拄着拐杖来到她的跟前,对她问道。

????“姑娘,你醒了,你可还记得你是从何而来”